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新闻

民间环保人士不主张养蝶放飞

发布时间:2018-10-24 18:15:4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民间环保人士不主张养蝶放飞

熟悉虎凤蝶的人都知道,紫金山、牛首山以及老山是这种珍稀蝴蝶在南京的主要分布区。长期以来,老山“生活区”的虎凤蝶数量不及前两处那么丰富。然而,近几年来,老山地区不被人破坏,不被人围观,也不被人知晓,只有一群大学生环保志愿者默默地定期做观察笔记,因此,老山地区的虎凤蝶种群正在逐渐稳定。昨天,南京审计学院江浦校区雨山环协的志愿者向介绍,他们今年在老山地区发现了150多颗虎凤蝶的卵。

今年遭遇“正常冬天”

过去几十年,南京冬天一直偏暖,所以虎凤蝶通常在3月产卵,但今年南京的冬天却冷得“正常”起来。环协的管钰同学说,“以往虎凤蝶产卵基本在3月份,而今年,我们在4月份时才发现了第一批的卵。”

根据紫金山生态环保志愿者大队的刘光华给他们提供的资料:一张杜蘅叶片的照片和一张附在叶片背面的卵的照片。3月份时,他们开始了艰难的寻找。虎凤蝶唯一的食物是杜蘅,找到了杜蘅,也就意味着找到了虎凤蝶,“当时没有发现卵。”直到4月11日下午,终于在三片杜蘅叶上发现了卵。

三成是“旺鸡蛋”卵

虎凤蝶一生要经过卵、幼虫、蛹、成蝶四个阶段。在蝴蝶产卵之后,卵发育成毛虫,这个阶段是虎凤蝶的取食生长时期,它们常脱去旧皮,细心的志愿者在有虎凤蝶卵的地方,都做了记号,方便进行观察。“根据调查,老山地区这片虎凤蝶生活区已经有规模了,我们一共发现了150多颗卵。”她说。

4月20日,琢磨着幼虫就要出来了,而此时南京的气温也很不错,志愿者们再次前往观察。“翻开叶片下面,就看见一团密密麻麻的小黑虫,它们的头朝一个方向,排成了一排。小幼虫大约有4毫米,几个卵里探出了一个个小脑袋,头是黑色的、身子是浅肉色,好像在看外面的世界安全不安全。”

在观察中,大家还发现,中华虎凤蝶幼虫的取食活动是非连续的,且一般无明显的昼夜节律。“它们好像时刻都在吃杜蘅,5月4日我们去观察时,也就两周左右时间,一片杜蘅的叶子就被吃掉一大半了。”调查发现,幼虫们日取食平均次。”幼虫吃叶子的时候排得非常整齐,吃饱了就挤成一团休息。

原来150多颗卵,但在幼虫观察阶段,“我们只发现106条幼虫。”管钰说,“别看卵在叶片下方,但雨水冲刷,卵就离开了生活区而导致死亡。但是,最严重的还是‘死卵’。”这种卵被大家称为“旺鸡蛋”卵,“就是幼虫虽然咬破了卵壳,但是爬不出来。”

自生自灭是最好的保护

106条幼虫,最后能孵出多少只蝴蝶?管钰告诉,“有可能明年可以出现10只蝴蝶,也有可能全军覆没。”而民间环保人士吴琦向介绍,影响虎凤蝶成活率的因素很多,它的蛹要蛰伏近十个月的漫长时间,要经历酷暑和严寒的极端气候,直到第二年的惊蛰前才会羽化成蝶。据日本的调查数据显示,日本虎凤蝶的成活率只有1.6%。吴老多年的野外调查,南京地区的野生中华虎凤蝶的成活率不超过5%。

实际上,这几年来,紫金山、牛首山的虎凤蝶一年年减少,吴琦说在英国有一种金凤蝶,当地政府专门建了一个保护区,保护了30年,最后还是灭绝了。吴琦说,一个保护区即使保护得再好,蝴蝶的数量也会逐渐减少。“它一旦飞远了可能就回不来了。”吴琦认为,核心保护区的蝴蝶的数量不能少于50只,否则不利于繁殖。在主保护区周围1000米左右的地方,必须再建一到两个卫星区,做蝴蝶中转的落脚点。

有人建议把幼虫带回去“养护”,但吴琦觉得,“让它们自生自灭,是最好的保护途径。”

“我们还不知道它化蛹时到底需要什么环境条件。我们不能用人类自己的思维方式去思考野生动物的问题。在野生动物的保护上,我们一定要以野生动物的角度去思考。”

不能重走牛首山的老路

近几年来,老山地区虎凤蝶生活情况良好,有关林业科研单位还提出了组织中华虎凤蝶的人工繁殖和野外放归项目。但是,吴琦举了牛首山的结果比对。了解到,在牛首山地区,有科研单位进行中华虎凤蝶人工繁殖放飞试验。

“我们组织志愿者对人工繁殖放飞中华虎凤蝶的斑块区和生态恢复后的牛首山中华虎凤蝶核心繁殖保护区内进行了调查。”那次调查中

民间环保人士不主张养蝶放飞

,在人工繁殖放飞区,9片杜蘅叶上共有69粒中华虎凤蝶蝶卵,已经孵出幼虫30条;未能孵出幼虫的卵还有39粒;已变黑未能孵出幼虫的卵有26粒;仍然是绿色的卵有4粒;白色的空卵壳有9粒。

而在牛首山自然的中华虎凤蝶核心繁殖保护区内,“我们随意抽查了13片有卵叶片,幼虫孵出率在90%以上的叶片有五片,其中有三叶共计40粒卵,孵出率达100%;孵化率最低的一叶是17粒卵只孵出了3只幼虫,孵出率只有17.65%。抽查结果显示,总孵出率为65.05%,未孵出率是34.95%。”

吴琦介绍,连续多年来的调查结果显示,“在南京周边的未受人为干扰的中华虎凤蝶生存繁殖斑块地区里,幼虫的孵出率均超过90%以上,有的地区甚至达到99.08%。他们认为,“如果进行人工繁殖中华虎凤蝶,就必定会到野外去采摘杜蘅,这样就对野生中华虎凤蝶幼虫的生存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因此,“我们不主张在老山地区,采用人工大量养殖再放飞的非自然生态保护的办法。”

标签: